羲和、

游泳池里肢体如溃军
天堂的业炎 
喜爱吮吸蠕虫们流淌的体液
碳酸和一些树叶
局促的我 夏天最后的尊严
三十八度八
总还免不了一些心海的悸动
或许浇灌一些汽水
让孤独的胃液
也能拥抱绿色生活

恰西的草海
灵魂的颂唱者
低吟着的哈萨克牧马人
驯服着自由与温顺
散落于世界的树骸
就请放肆歌唱吧   流淌于万物间的精灵
今日的死去与新生
是你共我终将邂逅的开始和埋葬
停止了欢笑与哭泣
向我召唤的
是那灰鹰的灰
和山谷绿的精魄

山塘少年行醉歌

人生万事能几何,廿年交旧醉平生。
他乡数盏称避喉,一饮但作长鲸吞。
姑苏寒叶飞迷晚,平江夜雾漾酒浑。
晓来寻舟人不渡,江湖谁悲失路人。
青春一散百年倏,座中少年几为奴?
自谓初心曾莫负,岂因闲言觅狗屠!
七里山塘青石路,醪客厥词放无数。
渡僧桥下长流水,怨女痴儿看不足。
逍逸童心何能泯,魏海狂言不绝口。
曾经越溪破军手,此时人间世上走。
豪情暴起吞天地,顾影悲时化无有。
与尔终不若长星,残光未足销夜稠。
又看世人多如狗,唯诺伏首似提偶。
腰间盘剑吟不止,安敢一醉解千愁?
长路无极驱瘦马,扬鞭大笑指天涯。
封侯于我如云烟 ,不羁时随风狂发。
莫嗤悲喜无常事,英雄泪罢不归家。
是日买臣不得意 ,且就藏书和酒下。
来年深山无梦处,死便埋我何须怕?
陆三少!如何驾车不饮酒!
今夜宴罢知交散,醒来肝胆共谁换?
骰尽红楼须闭馆,霓虹空街无人漫。

丙申年腊月初七

《十二月二日晴》
光锈蚀了所有白墙
一些肉体躲在影子里张望
曝光是残酷的
必须要挨过这场饥荒

嘘!
千万别说话
让口水填满五官
让鼻涕变成脑浆

温暖 谄媚 弥漫
他渴望着她们的眼珠 舌头 还有乳房
骸骨早已腐朽
这里就从没有过战役

拷问会持续十八个月
死去的人将不会再一次死去
一丁点儿的腐烂
毫不影响尸体们洋溢的朝气

阳光下一切都那么的好

少年李生传

李生为姑苏娄东人。年方弱冠,常以喜读诗书,善作文章自诩。虽见未必多,识未必广,然好与狐朋数人高谈阔论,为人所厌。又好慕文士意气,少时任侠放荡,不拘于节,喜怒必形于色,遇事不轻让于人。每不服必与师争于堂上,又间以插科打诨,虽课上,饥则径出外取食;慕春光落英则携友忘课,眠于花园之中,顽劣之迹不可胜数。幸六年中得数人知交莫逆。又以校风宽宏,常受三五师长莫名喜爱,故未尝遇挫,而壮其之自矜。

及十八岁,往南京师大求学,旧友多零落如星而奈何长夜未央。

初为班长,因校无地可容故将众新生置于汤山炮兵学院,分若干组,为军队所辖。长官非兵非师,原为炮院杂役,谓之队长。其为人好大喜功,言辞伪作,常不谋其政而出入朝天宫倒卖古玩赝品。每因事受辱于上,还则迁怒于诸生。众人私下愤愤,口不敢言。

一日,李生知队长次日将有欲加之罪罪于班上诸女,遂密与团支书曰:尔等明日晨会勿来,自有对策。

翌日,全队百余人聚于堂下,唯中文仅有李生一人而已,队长见之,惊怒交加,口不择言,痛骂不止。李生面不改色,默然不语。生愈无言而队长愈震怒,时骂时停,旋而又骂。骂及词穷,然气怒未消,遂唤李生于堂上,欲使其自辱于众人。李生徐步,沉吟片刻,扬声将队长数罪并举,气无顿郁,有响遏行云,气蒸云梦之势,队长每欲置喙,生则扬声数倍,举座皆惊,面面相觑。后队长终乃致歉不犯。

其后一年,李生憾于学生几无以权利为贵者,常为人窃议:“此痴儿又作诳语,人在屋檐下,如何不低头。”遂辞班长,邀友朱某逃学数日北上寻山,及反,不复轻言二三。

李生尝好酒甚,成年后与至交数人往往宴乐尽夜,游饮无度,聚则无酒不食,酒必烈酒,饮必达旦,至余酩酊不知所以,而后口出狂言,放肆乖张。初缅怀旧事,满堂笑不能止;而后黯然,自知志如浮云,人随浪涌;及斗酒之后,或三五人,或六七人,尽皆嚎啕,声泪俱下,将不知酒何时尽而人将何处醒也。

如此二三年后,几人渐知昔日行为实乃虚妄,矫情不堪为人道,故收敛一二,李生又饮酒呕血,遂不复饮。

李生好游江湖,又苦于资费,事前盘算思量再三,决而存钱数月,而后邀知己若干,共赴穷途,每有人讥,则哂之曰:“君子固穷。”如此三年,有塞北银月如刀,浩雪如尘,彻骨如刺;西湖苏堤春晓,飞絮如烟,男女如织;有青藏行者叩路问道血流如注,黑山裂土擎天巨河如奔;岱宗逊色莲花巅,咸阳古道音尘绝;见大漠孤烟,荒原落日,关外嘶马,交趾踏浪摩天。

天下之大,何日可穷,而终将无友可穷也。某日,将有一二人去国问道,又某日,将有一二人成家立业;人生知己本无多,如此某某日,终“昔别君未婚 儿女忽成行”,“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也。往事如烟,似有三世之久,少年笑靥,如山外遗柯。故李生怅然,有“夜台无李白”之忧,亦将不复轻言乐游。  

世多庸人,蝇营狗苟,乐其所乐,忧其所忧,生亦不过此万众中一俗人耳。然作得陋文几篇幸有人喜,吹得陈年牛皮两句又有人可听,偏要暖酒一壶尚有杯可碰,愿读闲书几本识字几个能有师可拜。每每思量至此,李生不免暗幸,果然人生不易而可乐之事犹甚多,且掷笔入梦,有一日黎明,更有一日新生也。

                                                               2016.9.24 凌晨